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现代诗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55|回复: 5

在浅淡的诗意里感受整个抒情时代  ——冬箫《江南的墨记》选评

[复制链接]

6

主题

15

帖子

52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

积分
52
发表于 2017-3-5 14:58: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呆丁 于 2017-4-16 23:43 编辑

在浅淡的诗意里感受整个抒情时代
                                       ——冬箫《江南的墨记》选评
                                           文/呆丁

  继2009年收到冬箫(原名邱东晓,现为中诗网副主编,中国诗歌论坛总编)兄厚赠的个人诗集《江南的湿度》距今已六、七年了,其间翻阅学习多次,一直想写一篇读后感,却苦于本人水平有限,要写一篇一个成熟诗人的作品的评论,谈何容易,故迟迟不敢动笔。今再承蒙冬箫兄厚赠他的第二部诗集《江南的墨记》,认真学习了一遍,腆着脸皮从中选三首写上几句,来一次班门弄斧,贻笑大方。

  《下雨了》
  文/冬箫

  下雨了,很多潮湿的脚步声
  从我心底跑了出来
  站在雨里,湿了又湿

  我知道它们的情绪
  有一点点的小抱怨

  但那么多人也在跑
  难道都有抱怨吗?

  这首诗,诗人以很传统的托物手法来烘托自己的思想感情,渲染情感中蕴藏的深意。全诗寥寥几句,篇幅不大,看似写景,实则在描述自己的心理活动。我们可以将此诗定性为场景诗,借景而抒情,此诗以其特有的方式向读者传达了一种即刻感,读者无需身在现场,却有身临其境的感觉。“下雨了”是一种很常见的自然现象,可以说是平淡无奇的,走在下雨天的脚步是潮湿的,这是写实。但诗人笔锋一转,异军突起:“从我心底跑了出来,”这就奇了,那些“潮湿的脚步声”原来是从“我”的心底“跑了出来”的,显然,这些“潮湿的脚步声”是一种象征,它象征着诗人此刻的思想活动。我们可以假定,诗人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情了,才导致那些“脚步声”是“潮湿”的,而且这些潮湿的脚还“站在雨里,湿了又湿。”读到这我们就会恍然大悟,这里回应了主题“下雨了”,这“雨”才是事件的主谋,是它导致“我”的情绪潮湿的,至于那件事是工作上的,还是生活上的,是什么事,我们不必去探究,知道它是存在的,这就够了。事件的本身,“我”肯定是清楚的,因而“我”知道那些脚步的“情绪”是在“抱怨”,虽然这抱怨只是“一点点”,但也说明情绪的存在。前面所有的文字都在为最后一节做铺垫,最后一节才是全诗的重点。诗人以疑问作结,将答案留给读者去想象,“但那么多人也在跑”,难道那些“在跑的”的“人”和从“我”心底跑出来的那些“潮湿的脚步声”一样都有抱怨吗?他们又在抱怨什么呢?我们可以假设,那些人在抱怨贫富差距越拉越大,在抱怨物价的不断上涨等等。在《下雨了》一诗里,诗人用第一人称“我”来写,给读者一种在场感,“我”作为主体,主体情绪与象征的客观物境“雨”“脚步声”融为一体,和谐一致,让读者领略到这种象征烘托手法的巧妙,它凸显了现代诗的美:清晰而朦胧,境近而意深。
  这首诗的构思很巧妙,由景而生情,用字精准,“跑”字用得十分精炼,可以说是诗眼,给诗的表现力增加了很大的力度,“那么多人也在跑”,他们为什么跑呢?他们是因为“都有抱怨”才跑的吗?那他们又在抱怨什么呢?给读者留了一堆的悬念。
  有时,独特的事件和小场景比整体更为重要,往往这些碎片中都隐藏这一个背景,而这些背景,正是我们想将之抽离出来并想了解的。
  如果说,《下雨了》是诗人在动着的时候产生的灵感,那么,当诗人静下来时呢?他的灵感会不会涸歇呢?答案是肯定的:不会!肯定不会!作为诗人,诗已经与他息息相关,不管他在什么状态下,诗,一直在他身边,就算静下来时,他还可以想:

  《想象的春天》
  文/冬箫

  想象的春天
  应该有蓝色的额头无限的绿
  它们的马匹,应该
  就是踏青的风
  在这样的想象里顿足一下,应该
  就是春雷
  从山坡上滚过
  从大海上掠过
  从女人殷勤的视野中划过
  之后,它们就是流畅的线条了。在直立的画框里
  手指静止。若干种意念
  从里面缓缓涌流出来

  是的,诗无处不在。就算我们的手脚停了下来,我们还可以想象。这首诗,诗人用“春天”来做意象,用这个“想象”的“春天”来概括我们的一生,这很像一幅白描,用简单的线条勾勒出一生的大致轮廓。这种表述,没有波涛汹涌那么壮观,像讲述别人的故事一样娓娓道来,但读者却能在平静的述说中感受到波澜起伏。“想象的春天/应该有蓝色的额头无限的绿/它们的马匹,应该/就是踏青的风。”“蓝色的额头”代表着蔚蓝的天空,“无限的绿”代表着无限的生命力,这生命,无疑,是指代年青。前面四句象征了人青少年时期,诗人用踏青的“风”来概括了这个无忧无虑没有任何羁绊、自由无拘的生活阶段。可惜,青春易逝,“在这样的想象里顿一下足,应该就是春雷/从山坡上滚过/从大海上掠过/从女人殷勤的视野中划过”,转眼,便已人到中年了,这时候便是成家、立业,是开始轰轰烈烈的大干一场的时候了,其中拼博的艰辛、人情的冷暖、家人的企盼等等都纷纷而来。诗人在这里将“滚过”“掠过”“划过”三个动词连用,强调了人到中年这个阶段所要承受的压力之大,也让读者感到人生应负起的责任。过了中年之后呢?之后,就步入老年了,人生就开始返朴归真:“它们就是流畅的线条了,”直到“在直立的画框里/手指静止。若干种意念/从里面缓缓涌流出来。”当我们的人生划上了句号,成为画框里的一帧遗像时,我们的精神还在,它会继续影响着后人。这里,整个春天就是我们整个生命,当我们的生命到了终点,我们的春天也就消失了,诗到此嘎然而止,让读者去慢慢回味自己所走过的一生。
  在这首诗里,诗人没有被惯性的思维模式束缚住自己的艺术想象,让读者在作品中能找到新鲜的艺术感觉,并能体会到作者的艺术创造才能。

  《抒情时代》
  文/冬箫

  把蓝说成天堂的是抒情
  把蓝说成海市蜃楼也是抒情

  我们驻扎在春天里
  驻扎在花的海洋的时候
  我们得承认
  后来居上的藤蔓已经越过
  我们精心布置的围栏

  它的边缘,一些沮丧在后退
  一些温度在上升,而藤蔓之花
  悄然占据了一本书卷
  它似乎大俗大雅,又似乎少不更事
  它一张开鲜艳的嘴唇
  便已是花团锦簇,风和日丽

  所以这个时候
  我们不需要再开口说幸福
  我们只需要
  安静地过完整个的抒情时代

  这首诗的语言过渡自然,质朴且没有一丝雕琢的痕迹,它随着诗人自己的情感的起伏随意成形,口语式的描述让全诗显得朴素淡雅、生动自然。诗人选藤蔓做为意象,带有很浓厚的象征色彩和富有活力,把藤蔓隐喻为思想独立的年轻一代,在第一节,诗人先将蓝摆了上来,继而在第二节的“花的海洋”里牵出藤蔓,让它成为主角闪亮登场,这是第一代和第二代同时亮相的场景,“藤蔓”的后来居上让“我们”多少有点失落感,他们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不管“我们”如何“精心布置”,他们终究还是打破了那些樊篱活出了自己的精彩。在这里,我们很容易就联想到生活中上一代给下一代划定了很多的条条框框,而下一代根本就不吃我们这一套的事实来。第三节诗人用虚实结合的手法,既让人感到亲切,又可以令读者全面展开想象,“它的边缘,一些沮丧在后退/一些温度在上升。而藤蔓之花/悄然占据了一本书卷。”这里暗喻年轻一代会遇到一些挫折,有时也会冲动,但他们会克服这些挫折取得成功,最终会在人生的页卷上记下漂亮的一笔。这首诗,诗人通过“春天里”“花的海洋”“藤蔓之花”“鲜艳的嘴唇”这些美的景物来增加诗的色彩与生动的形象,从而达到冲击视觉的艺术效果。在“天堂”“海市蜃楼”“花的海洋”“围栏”“书卷”“鲜艳的嘴唇”“风和日丽”“花团锦簇”“抒情时代”这些意象中,我们可以体味到诗人情感的流动,前者是景,后者是情,一虚一实,看似本质上有很大的区别,但我们却感受到了身处“抒情时代”的幸福,感受到了“风和日丽”“花团锦簇”的美好。
  这首诗诗中有画,画中有诗,浓厚的色彩极具视觉冲击力,让读者感受到了诗的感性美和理性美的双重魅力。
  当下很多诗歌作品讲究所谓的文学高度和堆砌漂亮的、晦涩的、生硬的词语,总体上却让人感觉是无聊,读者读半天也弄不明白作者想借文字来表达什么。我喜欢读一些简单的诗作,太复杂的诗需要博学的人努力去思考才能弄懂,而我,只喜欢读一些明白易懂的诗,因为我不够博学,仅凭感觉去读,不喜欢浪费脑筋去挖掘那些在诗行中突兀出现的词语的言外之意。我不敢去阅读那些写得有如天书且古怪畸形的作品,怕读后我会变得失魂落魄,半天也想不出自己刚才读过什么来。我最早写作是从古体诗词开始的,对于现代诗的阅读,我既不敏锐也没有明辨之处,读的只是一种感觉,一首诗,能让人感觉到清新自然,空灵隽永,有美的感受,有驰骋想象的空间就够了,至于其它,我想,我们不必去深究,也没深究的必要。冬箫的作品,是很合我的阅读口味的。
  收到《江南的墨记》后,我按自己的阅读习惯,先翻序言和后记,我发现,《江南的墨记》和《江南的湿度》在版本上有一点小小的区别:《江南的湿度》有序言有后记,而这两样,《江南的墨记》里都没有。这让我想起了一个词“删繁就简”,可见,冬箫和他的诗一样,越来越成熟了。纵观冬箫的《江南的墨记》和《江南的湿度》两本诗集,大都是篇幅短小,言语平实,既没有华丽的辞藻,也没有惊天动地的呐喊,让读者在浅淡的诗意里回味无穷。冬箫的每一首诗,给人的感觉是语言精炼,在平易中见深远,给读者提供了很大的想象空间,不同心境的人自会读出不同的味道。一位成功的诗人,他懂得如何把读者变成自己亲密的倾听者,他的作品既是诗,也是和读者交谈的话语,他的作品必定有自己的风格,他不会作奴性的模仿。
  克莱尔说:“真正的诗不在词汇里,而在思想表达的形象中。”冬箫的诗正是这样的诗。而已故著名诗人韩作荣老师也说过:“诗总是要有人读的,如果诗受到大多数人的喜爱,也应当是好诗了。”无疑,冬箫的诗是好诗,《江南的墨记》获第四届中国(海宁)徐志摩诗歌奖就是很好的证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4

主题

1571

帖子

4542

积分

终身荣誉管理员

协会会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542

荣誉管理员

发表于 2017-3-5 15:07:4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15

帖子

52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

积分
52
 楼主| 发表于 2017-4-3 13:59:0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05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1751

执行站长(管理员)

发表于 2017-4-3 16:16:5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0

主题

264

帖子

1068

积分

诗歌评论员

特约诗歌评论员

Rank: 8Rank: 8

积分
1068

站长助理

发表于 2017-4-6 08:40:2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66

主题

3379

帖子

8885

积分

常务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8885

超级版主 编辑助理

发表于 2017-6-30 09:13: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现代诗人  

GMT+8, 2018-1-16 19:27 , Processed in 0.080241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