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阳辉 发表于 2018-1-9 11:19:48

萧何、韩信或者月光(外四首)

萧何、韩信或者月光

韩信与月光有缘
萧何与月光有缘
一路快马
追出一段传奇或者佳话

在一个拼爹的年代
新年的月光透着穿心彻骨的寒气
铺天盖地洒落在村庄、田野和山峦
我隐约看见一群人逃了过去
他们是韩信、张良、曹参,或者陈平
……

萧何卸任沛县狱吏,衣衫褴褛,蓬头垢面
匆匆钻出历史的迷雾
翻身上马
沿着盲流的马蹄声快马加鞭追了过去
月色依旧皎洁,月夜依然朦胧

当我们老了

当我们老了
步履蹒跚,耳目昏聩,牙齿脱落
再也嚼不动生硬的日子
远方已经谢幕
五彩缤纷只剩下黑白底片
不必陈述,无须唠叨
只要一个眼神、一个手势或一声咳嗽
就能洞悉生活
如果累了
我们就肩并肩静静地躺着
用心跳聆听心跳,用呼吸抚摸呼吸
或者干脆躺到墓地里去
像一对枯骨
像两条不说话的平行线
彼此陪伴

顽疾

闪电撕开云层
咔嚓一声
在心中烙下深深的印痕
从此,你
深邃的目光化作山头那轮通红的朝阳
照亮每一个平庸的日子
点燃希望的芽
让生命之树长出繁茂的叶子
而离别,就像
阴雨天挤进骨头的风
每一次
都会唤醒隐隐约约的疼痛



面向太阳,每天
不断地吸收水分和矿物质
我要用燃烧的生命进行光合作用
学树木
累积足够的能量
把名字深深地扎进泥土
牢牢抱住大地
抱紧时间
不至于
让来回巡逻的风
连根拨起

盛开的雪花

以古典的姿势
纷纷扬扬的雪花从四面八方扑过来
像一群翩翩起舞的白蝴蝶
穿梭在尘埃之间
清洁着这混沌污浊的世界
让一朵朵纯净的白
开在山坡,开在田野,开在屋顶
开满枝头
盛开在行人的衣服、头发或眉毛上
只是,这江山一统的白
仍有无法抵达的死角。比如
尘土飞扬的心空

方先锋 发表于 2018-1-9 17:33:47


顽疾

闪电撕开云层
咔嚓一声
在心中烙下深深的印痕
从此,你
深邃的目光化作山头那轮通红的朝阳
照亮每一个平庸的日子
点燃希望的芽
让生命之树长出繁茂的叶子
而离别,就像
阴雨天挤进骨头的风
每一次
都会唤醒隐隐约约的疼。。。

宋浏 发表于 2018-1-9 22:11:23

:handshake提读!

舟上客 发表于 2018-1-9 23:15:39

一组精品,诗意浓厚,耐人品读!赞!

姚阳辉 发表于 2018-1-10 10:00:25

方先锋 发表于 2018-1-9 17:33
顽疾

闪电撕开云层


谢谢!问好!

姚阳辉 发表于 2018-1-10 10:00:49

舟上客 发表于 2018-1-9 23:15
一组精品,诗意浓厚,耐人品读!赞!

谢谢点评!问好!

麦田 发表于 2018-1-10 13:08:38

提赏一组佳作。

姚阳辉 发表于 2018-1-19 10:18:39

麦田 发表于 2018-1-10 13:08
提赏一组佳作。

谢谢点评!问好!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萧何、韩信或者月光(外四首)